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电商

专家俄国人怀旧苏联但不愿回到过去

电商
来源: 作者: 2019-06-08 18:13:11

儿童止咳药
儿童止咳药大全
儿童止咳药大全

近日,一部既有历史陈述又有个人见地的俄罗斯通史,引发了学界关注——俄罗斯历史与文化研究专家、中国社科院世界史所研究员闻一的新著《俄罗斯通史()》,由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推出。

全书以历史发展的重要进程为线索,以各个历史时期的主要人物、重要事件和焦点问题为主题,叙述了1917年至1991年这段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的历史。以俄罗斯解密的苏联档案作为思考和写作的基础,试图写出作者所了解的苏联历史,对苏联进程的看法,以及闻一几十年来在苏联历史研究上的成果和心得。

日前,刚从俄罗斯回国的闻一先生,接受了本报专访,就《俄罗斯通史()》披露的新史料以及俄罗斯现状做出解读。

政界:不同境遇不同看法

青阅读:您曾多次往返俄罗斯及前苏联的其他国家。俄罗斯人他们怎么样看待原来的苏联?

闻一:不同的人对苏联的看法不一样。比如,被推翻的共产党那些官员们肯定是不喜欢的,这些人在苏联解体后失去了权力、地位及所附带的全部利益——20年来,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把他们执政时的苏联说得完美无瑕,把现实的俄罗斯说得一团糟。他们对苏联解体提出的最大指责是:俄罗斯不再是大国了,不再是强国了,人们生活下降了,社会不稳定了。他们在这方面所引用的是他们当政时期的国家统计数据,一种斗争和宣传手法是,把自己曾经参与的促使苏联解体的一切都推给了戈尔巴乔夫。

像普京这一代人和支持者,属于新掌权派,他们不会绝对反对苏联解体。他们过去都是苏联的共产党员,而且有些是苏共高级干部,由于苏联解体,他们的权力、地位和财富都急剧上升,他们把苏联解体看做人的智力和生产力的解放。

农民: “谁掌权我们不管,改善生活就行”

青阅读:老百姓怎么看?

闻一:老百姓不太一样,情况比较复杂。在乡村,过去集体农庄没有搞好,农民实际上并没有在斯大林社会主义下看到幸福生活真正到来,这是不争的事实——他们当年的生活穷困、艰苦。

俄罗斯农村的人不大管城市里的事。我曾经采访很多人,他们说,莫斯科谁在掌权我们不管,但是只要这个掌权者能够给我们改善生活就行了。

俄罗斯农民,除了对政权若即若离,还有一个特点,宗教信仰一直没有彻底根除。

长期以来,俄罗斯的农民都是信奉宗教的。沙皇时期,在权力上是政教合一,十月革命以后有一个政教分离的过程,破除了宗教,不让人民信仰。以前的俄罗斯,教会是最富的,聚集了最好的财宝。十月革命时期清除教堂,除了政治因素以外还有经济原因,就是可以弄到很多钱。

到了斯大林时期,对宗教信仰的打压力度就更大了。尽管如此,在农村里面,农民都没有真正的舍弃。大厅里面摆的是列宁像,放的是列宁的著作,内房里面,一定有一个墙壁上要供一个圣母玛丽亚(也有供耶稣的),他们天天也要到那去。所以,那种近乎暴雨式的运动,实际上并没有能够把农村人口从宗教里面抢过来。

苏联解体以后,宗教马上就像雨后春笋一样发芽,教堂恢复了起来。因为这样一些原因,导致农民对苏联解体无所谓。但是,俄罗斯农民的生活正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市民: 生活更自由了

青阅读:城市居民呢?

闻一:在城市里的人,可能比农村的人感觉更明显一些。在苏联的斯大林时期,曾经反复宣传说,我们建成社会主义了,我们要搞发达的共产主义。但实际上,人们的生活没有提高多少。短期许诺是可以的,长期许诺不兑现的话,就会丧失民心。

过去,苏联实行告密制度,家属楼有检举箱,街上也有检举箱,只要你检举了,真不真他都查。这样搞得人们相互都不信任,现在就没有这个状况,从政治上来说,俄罗斯人感到生活很自由很轻松了,这是肯定的。这不是说对哪个制度的信仰没有了,就是从人的本性上说,个人要获得发展,必须在不受任何监视和控制的条件下去生存。如果说你整天生活在监视之下,生活得提心吊胆,邻居朋友可能会告你的密,那个日子是不好过的。

在俄罗斯,城里工人平均退休工资是每月500美元。莫斯科物价也高,但是有一个特点,像牛奶、黄油、面包、酸奶、奶酪,这些东西基本上涨得不是太多。现在医药制度也发生变化了,有私人医生、有私人医院,但是国家医院仍然保持着对所有居民的免费医疗,只是不可能用高级、特殊和贵重的药。经济上也自由了。过去工人要上工八个小时,纪律很严,迟到早退严重的被打成反革命,现在可以找第二职业、第三职业,所以兼职的人很多。市场的商品也很丰富。

整体情感:有怀旧,但不愿回到过去

青阅读:如您所说,不同的人对于苏联解体,与其自身的利益得失和现实状况密切相关。

闻一:总之,在评述苏联解体的影响时,有两个决定性的因素:一是人们评述的是对哪部分人的影响,二是引用的是哪些人提供的和运用的资料。引用和评述前执政者的话,是一种看法,引用和评述现在执政者的话,会是另一种看法,而引用普通老百姓的意见,则肯定是第三种看法。这里似乎没有绝对的标准,但是,需要引以为戒的是,不能将前执政者的看法等同于老百姓的看法,也不能将现执政者的看法美化为是老百姓的看法。

几年前,在俄罗斯的亚历山德罗夫市,我发现了一家名为“苏联”的咖啡馆。这家“苏联咖啡馆”的门墙上悬挂着一块石刻,上面镌刻着下面几句话:“‘20世纪的大西州’曾经占据地球的四分之一,后消失于历史的深渊之中,在其存在的70年中,整个人类曾不止一次地对这个无所不能的强国胆战心惊和击掌欢呼。这是一个独裁者和统帅者的国家,一个有着伟大文化和科学的国家,一个战胜了法西斯和开辟了通向宇宙之路的国家。对待历史可以有不同的看法:可以永恒地怀念和崇敬,也可以忘却和仇恨,但这个国家对几代人来说毕竟是祖国,它的名字叫苏联。”

这块石刻也许典型地反映了当今几代俄罗斯人对苏联和苏联解体的真实心态和看法:在对过去的怀旧中,缠绵着一种对失去军事强国和曾经的霸主地位的遗憾和失落。店主人“独裁者和统帅者的国家”所持的立场是中性的,他对这个苏联既有怀旧之情,又不愿回到过去,所有这一切只是因为苏联“对几代人来说,毕竟是祖国”。

学界: 对前苏联评价多元,但有共识

青阅读:你在俄罗斯那些同行,对苏联史的研究和解释,现在大致是一个什么状况?

闻一:苏联解体以后,首先起来重新评价苏联过去历史的并不是苏联史学家,而是政论家和媒体。

现在总的情况是,关心苏联过去的主要还是历史学家。

青阅读:《俄罗斯通史》中,你说到,俄罗斯对苏联史的研究是一个多元化的状况。

闻一:俄罗斯的苏联史研究确实“多元”。学者之间的争论,也绝非“不是东风就是西风”,简单的“二元思维”。俄罗斯的历史学家比较宽容,我宽容你你也宽容我。

青阅读:即便多元,俄罗斯史学界也应该有基本的共识吧,譬如,对斯大林“大清洗”的态度。

闻一:从学者来看,应该说95%以上对斯大林的分析都处于一种我们说的“二分法”,但是“二分法”程度不一样。基本是两个观念,一个就是“强国”、“大国”、“霸主地位”,这是俄罗斯人非常怀念的。斯大林搞的强国并不是社会主义,他是从彼得大帝那里继承下来理念,搞社会主义经营也是这样的,苏联的社会主义是一个霸权体系,“你得听我的”。

俄罗斯历史学家,甚至包括民众,对斯大林的分析,没有人大清洗翻盘的。为什么?因为大清洗不仅是针对被处死的几十万人,他的家属都不能幸免。

对于斯大林体制,俄罗斯很少人对集体农庄肯定,比较肯定的就是他的军工业的发展。

军工发展是苏联的基础,但是老百姓很不满。俄罗斯人对于斯大林的评价,经常处于一种很矛盾的心态。(采写/ 朱玲)

家装验收时应遵循“三原则”

餐椅的用途分类

创意地面设计 原来还可以这样玩

家装验收时应遵循“三原则”
餐椅的用途分类
创意地面设计 原来还可以这样玩

相关推荐